今天是:

“陜北七年是近平一生最寶貴的財富”

 采訪對象:曹谷溪,筆名谷溪。中國作協會員。1941年生于陜西省清澗縣農村,曾任延川縣革委會通訊組組長、《山花》文學報和《延安文學》主編、路遙文學院院長。1975年曾采訪習近平,寫成延川縣大辦沼氣的通訊《取火記》。

  采訪日期:2016年1月23日

  采訪地點:陜西省延安市谷溪書館

  上篇

  學習時報:曹老師,您好!習近平曾經不止一次地提到他當年在延川縣梁家河的插隊經歷,也曾提到過他與您和路遙的交往。在您看來,以他為代表的這些“老知青”,為什么對那段歲月念念不忘?

  曹谷溪:非常感激諸位來延安采訪我。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我先是擔任延川縣賈家坪公社的團委書記,知青一來,縣里讓我當“知青專干”,以后又調任縣革委會通訊組組長,與全縣插隊知青有了更廣泛的交往。也正是在那段時間,我與包括習近平在內的許許多多北京知青結下了深厚友誼。

  對這一代知識青年而言,“插隊”的經歷,是從相對優越的城市到貧困農村的生活轉變,從無憂無慮的學生到辛苦勞作的農民的身份轉變,這幾乎是所有知青始料未及的巨大蛻變。一個個激情澎湃的熱血青年,下到農村來,與最底層的農民朝夕相處,了解了農民的生活、愿望、喜怒哀樂和人情世故,勢必要經歷非常艱難的心理與情感磨礪,由此深入了解我們復雜的國情,了解我們這個國家和民族的根之所系、魂之所在。這段經歷,正發生在他們人生觀和價值觀形成階段。于是,他們的擔當精神、責任意識,在中國西部的黃土高原上萌了芽、扎了根;“振興中華”的理想之火,在心靈的土地上點燃。

  在和知青的交往中,我看到了中華民族的希望,看到了人民共和國的未來。

  1997年,我曾在《延安文學》第2—3期合刊的一篇文章中,情不自禁地寫了這樣一段文字:

  我不知道親愛的讀者是否曾關注“老三屆”們的命運和成長過程?這是一批特殊歷史境遇中造就的一批特殊膽略、特殊氣質、特殊品行的人們。他們,經歷了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繼而又成群結隊地到農村插隊落戶,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以后,他們之中的一些人被招工、招干或當兵,一些人被推薦上了大學,還有的到國外留學??傊?,該走的都走了,真正當了農民的寥寥無幾。

  由于歷史的原因,這茬人過早的失去了讀書的機會。所以,只要他們取得讀書的機會,便拼著命往書里鉆。有一位當了省委副書記的北京插隊知青,在上大學前就三遍通讀《資本論》,寫了厚厚十八本讀書筆記。這一代人,與其父輩們相比:少保守,少教條;與比他們年輕的一代人相比:更具有使命感,多思考,多實干。在社會轉型、時代變遷中,這一代人是我們國家、民族的希望,是世紀交替的橋梁!

  習近平,就是知青大軍中的一員。1969年初,他還不滿16歲就來到延川縣梁家河村,直到1975年10月離開這個小山村,人生最寶貴的青春年華,都是在陜北艱苦的農村度過的。這段插隊經歷,雖然使他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但這段人生歷練,卻是他一生中最寶貴的一筆財富。他念念不忘曾經養育他的黃土地,念念不忘陜北的父老鄉親,說明他既是有情之人,也是有心之人,是黃土地忠誠的兒子。

  學習時報:作為當時下鄉知青中的“熱血青年”,他有什么不同之處?

  曹谷溪:那批知青大都是共和國的同齡人,是新中國成立后教育出來的第一代青年,普遍有理想有抱負,普遍具有以天下為己任、為了國家興盛不惜犧牲個人利益的情懷。

  習近平和其他知青一樣,都努力拼搏、積極奮進,為改變陜北老百姓生存境遇和生活狀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實事和好事。由于受其父親“問題”的牽連,他的這些熱情最初并未得到支持和肯定,甚至還受到漠視和懷疑。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網友評論

更多》

發表評論

熱門文章

隨機推薦

Copyright ?2007-2014 cnguagn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3012089號-3 魯公網安備37028102000455
特级全黄A片高清视频